<address id="h997r"><nobr id="h997r"><meter id="h997r"></meter></nobr></address>

    <form id="h997r"><nobr id="h997r"><progress id="h997r"></progress></nobr></form><noframes id="h997r">
    免費發布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行業動態 >

    中國國土資源經濟:我國礦產品供給形勢分析

    • 2022-06-16 17:34:23
    • 來源:中國國土資源經濟
    • 作者:陳甲斌
    • 0
    • 0
    • 添加收藏

    導 讀

    2021年,全球礦業經濟形勢向好,我國主要礦產品產量總體保持增長態勢,礦業經濟恢復向好,為國民經濟產業鏈供應鏈韌性提供了有力的資源保障。但是,在我國緊缺戰略性礦產品供應“大頭在外”的格局下,面對全球地緣政治復雜多變、國際能源資源市場不確定性不穩定性增加、部分資源國政局動蕩,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反復等多重因素挑戰,緊缺戰略性礦產品境外供應壓力會更大,境外資源臨時性斷供或短供將可能成為常態,供應鏈梗阻問題將更為突出。提高我國礦產品供應保障能力,需要借鑒美國、歐盟等發達國家的經驗,通過加強國內保供能力建設和穩定國外供應路徑等舉措,全面保障我國礦產資源安全和全產業鏈安全。

    本文引用信息

    陳甲斌,霍文敏,馮丹丹,蘇軼娜,胡德文,我國礦產品供給形勢分析[J].中國國土資源經濟,2022(5):42-48


    礦產品和初級冶煉加工產品是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它們的安全穩定供給,事關國家經濟安全、產業安全、國防安全,事關社會主義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事關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中國夢的實現。2021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保障資源初級產品安全供應。但是,面對全球地緣政治復雜多變、國際能源資源市場不確定性不穩定性增加、部分資源國政局動蕩,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反復等多重因素挑戰,支撐2022年經濟工作“穩字當頭、穩中求進”,我國緊缺戰略性礦產品供應壓力會更大,境外資源臨時性斷供或短供將可能成為常態,供應鏈梗阻問題將更為突出。及時分析研判礦產資源市場新動態,并采取有效應對措施,對保障我國礦產品和初級原材料安全供應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01

    基本態勢

    1.1 主要礦產品產量普遍增長

    2021年,面對復雜嚴峻的國際環境和國內各種風險挑戰,各地區、各部門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加大保供穩價和助企紓困力度,積極應對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推進高質量發展,工業經濟持續穩定恢復,全國油氣、煤炭、鐵礦石、銅精礦,以及支撐新能源產業發展所需的鋰、鈷等主要礦產品和初級原材料產量普遍增加。其中,原油、原煤、原鋁等6種產品產量增幅為0~5%,天然氣、鐵礦石等8種產品增幅為5%~10%,稀土、石墨等8種產品產量增幅超過10%。與此同時,加強優勢礦產資源保護,鎢精礦、錫精礦、銻精礦等6種礦產品產量較2020年有不同程度的減少(圖1)。

    (資料來源:根據公開報道資料或行業協會數據資料整理)

    圖1 2021年全國主要礦產品生產增長率變化情況

    1.2 大宗礦產品進口普遍增加,對外依存度居高不下

    從價值角度看,2021年全國主要礦產品進出口貿易總額為7394.7億美元,較2020年增長47.5%。其中,進口總額為6882.5億美元,較2020年增長48.3%;出口總額為512.2億美元,較2020年增長37.3%。從近10年的情況看,我國礦產品進口總額基本相當于出口總額的9~13倍(2021年進口總額是出口總額的13倍)。也就是說,我國主要礦產品進出口貿易,通常90%以上是以進口為主(圖2)。

    (資料來源:海關總署網站)

    圖2 2012—2021年全國主要礦產品進出口貿易情況

    原油、天然氣、煤炭、鐵礦石、銅精礦、鋁土礦等在礦產品進出口貿易中占有重要地位。2021年,這6種礦產品進口額合計5955.9億美元,占礦產品進口總額的86.5%,約占全國商品進口總額的20%。

    從實物角度看,2021年全國進口煤炭3.23億噸,較2020年增長6.3%,對外依存度為7.3%;進口天然氣1687.4億立方米,較2020年增長19.1%,對外依存度為44.4%;進口銅精礦(實物量)2340.4萬噸,較2020年增長7.6%,對外依存度達74.4%;進口原油5.1億噸,較2020年下降5.6%(主要是2020年原油價格低,進口基數較大所致),對外依存度達72.0%;進口鐵礦石11.2億噸,較2020年下降4.3%,對外依存度達71.6%。此外,進口鋁土礦1.07億噸,較2020年下降3.8%,但對外依存度依然超過50%。

    1.3 主要礦產品價格快速上漲增加了下游產業發展的資源成本

    2021年,主要礦產品價格大幅上漲。其中,秦皇島港動力煤最高價在2021年10月達到2592元/噸,較年初上漲225%;全國液化天然氣最高價在11月達到7635元/噸,較年初上漲19.4%;鐵礦石進口到岸價最高價在5月達到230.59美元/噸,較年初上漲42.7%;滬鋁、滬錫最高價在10月分別達到2.47萬元/噸、30.14萬元/噸,分別較年初上漲60%、96.3%;國產電池級碳酸鋰最高價在12月達到27.5萬元/噸,較年初上漲418.9%。上述礦產品價格均創歷史新高。美國西德克薩斯輕質原油(WTI)最高價在2021年10月達到84.65美元/桶,較年初上漲77.8%,創2014年以來新高;滬銅最高價在5月達到7.7萬元/噸,較年初上漲33.6%,創2006年以來新高(圖3)。由于我國油氣、鐵礦石、銅精礦等自有資源增產效果較差,短時期內難以起到“壓艙石”作用,在國際金融資本、地緣政治事件、供應商高度壟斷等因素影響下,大宗礦產品價格未來可能還會隨時大幅波動,并對產業鏈各環節帶來輸入性通脹風險。

    (資料來源:Wind 數據庫)

    圖3 2021年國內主要礦產品最高價對比年初價格漲幅情況

    1.4 采礦業利潤總額急劇增長

    我國采礦業實現利潤總額2012—2016年連續5年下降,2017—2018年呈現恢復性增長,2019—2020年利潤規模再次縮減,2021年實現利潤大幅增長,達1.0萬億元,較2020年增長190.7%(圖4)。其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實現利潤7023.1億元,較2020年增長212.7%;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實現利潤1687.7億元,較2020年增長584.7%;黑色金屬礦采選業實現利潤774.5億元,較2020年增長113.5%;有色金屬礦采選業實現利潤513.7億元,較2020年增長44.5%;非金屬礦采選業實現利潤433.1億元,較2020年增長23.3%。

    (資料來源:國家統計局)

    圖4 2012—2021年我國采礦業利潤總額變化情況

    1.5 采礦業固定資產投資增加

    2021年,我國采礦業固定資產投資明顯增加,投資總額約1.1萬億元①,較2020年增長10.9%(圖5)。其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投資4010.0億元,較2020年增長11.1%;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投資2425.5億元,較2020年增長4.2%;黑色金屬礦采選業投資921.2億元,較2020年增長26.9%;有色金屬礦采選業投資1066.1億元,較2020年增長1.9%;非金屬礦采選業投資3921.7億元,較2020年增長26.9%。

    (資料來源:國家統計局)

    圖5 2012—2021年我國采礦業固定資產投資變化情況

    02

    需要關注的問題

    我國礦產資源供應鏈體系較為脆弱。2022年,我國經濟工作堅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總基調,增強經濟韌性,將促進主要礦產品和初級原材料消費繼續保持增長態勢,供應保障壓力和國際供應會面臨更大的風險。

    2.1 全球油氣勘探開發投資下降和地緣政治將導致境外供應風險上升

    2021年我國原油進口較2020年下降5.6%,主要原因是受新冠肺炎疫情沖擊油價暴漲,我國抓住機遇擴大進口的結果,但從中長期來看,我國原油進口將逐步恢復常態,需要高度關注國際市場的變化。一是國內煉油新建產能投產促進原油表觀消費保持中速增長,預計2022年進口原油5.3億噸,同比增長6.4%。而國際市場上,國際石油公司加大油氣資產剝離,全球勘探開發投資已連續兩年不足,很多常規維護作業欠賬較多,即使立即加大投資,短期內產量也難以迅速恢復。我國油氣產量雖然穩中有增,但是新增份額難以對沖境外減產的幅度,尤其是在俄烏沖突背景下,將可能造成進口貨源階段性供應緊張。二是“雙碳”“雙控”等因素刺激天然氣消費保持旺盛態勢,但是國內生產供應增速低于消費增速,新增供應主要來自進口。國際市場上,美國一直將“北溪-2”管道視為俄羅斯控制歐洲能源供應的戰略項目,不斷出臺制裁措施阻止“北溪-2”投產。“北溪-2”項目受阻、阿爾及利亞供歐管道停運、碳價高位運行等因素,將加劇歐洲能源危機,支撐全球天然氣價格高位運行。三是受緬甸局勢長期動蕩、阿富汗塔利班問題外溢等因素影響,中緬、中亞和海上等油氣進口通道安全風險上升。四是俄烏武裝沖突下,俄羅斯雖然與我國簽訂了油氣供應合同,但是美歐干預俄烏沖突并升級制裁,未來穩供也存在變數。提升我國油氣基礎供應能力,需要加大市場開放力度,引入民營和外資資本帶動本土勘探開發。

    2.2 大宗金屬礦產品供應“外增內減”趨勢將更加明顯

    經過多年高強度開采,我國地表礦產資源逐步枯竭,礦產開采品位逐步下降,國內供應能力趨弱。一是我國鐵礦資源經過多年開發,地下500米以淺鐵礦石開采殆盡,目前地下500~1000米資源已成為主要的開發對象,千米以深的開發項目也已出現多個。但是在國際四大鐵礦巨頭低成本礦的沖擊,以及鐵礦石價格大幅波動情況下,深部礦山穩產增產將給國內保供帶來變數。二是國內銅精礦供應占精煉銅產量比例已從2000年的43%下降至2021年的16%左右,缺口越來越大,未來銅精礦產量提升的關鍵在西藏,但西藏銅礦開發面臨海拔高和生態約束,開采能力短期難有大的提升。鋰礦也存在類似問題,四川硬巖鋰賦存產地大多海拔超過4000米,且生態環境脆弱,尚不能全面充分開發。三是國內鋁土礦資源品質較差,并且資源逐漸枯竭,赤泥產生量大成為鋁工業綠色發展的“心病”;貴州等地豐富的煤下高硫鋁土礦因技術工藝問題,開發難度較大,目前國內煤下鋁尚無成熟大規模工業化開發的成功案例。提高國內金屬礦產的保供能力,不僅需要加大勘查開發投資力度,更需要先進技術的支撐。

    2.3 鈷鋰等新能源礦產品供應亟待政策支持海外勘查開發

    “貧鈷”和以鹽湖鋰為主的資源稟賦,決定了我國鈷鋰供應以國外為主。2021年,我國鈷對外依存度已接近99%,鋰對外依存度達到60%。隨著新能源產業快速發展,我國鈷鋰資源瓶頸會更加突出。一是我國“貧鈷”,供應只能依靠海外;鋰因鹽湖鹵水提鋰還無法通過一步分離技術實現鹵水濃縮,導致80%的鹽湖鋰資源儲量暫不能轉化為實際產量,而且廢舊動力電池回收再利用不充分,尚難形成對原礦的有效替代。二是我國鈷原料、硬巖鋰進口分別高度依賴剛果(金)和澳大利亞,但是西方國家以人權問題為由對在剛果(金)的中資企業不斷施壓,這些企業的鈷原料難以加入全球供應鏈體系;澳大利亞甘為美國的遏華政策沖鋒陷陣,鋰的供應有隨時被切斷風險。目前,我國鋰、鈷海外權益產量可以彌補70%的國內供應缺口,但供應“大頭在外”背景下,需要引導企業積極參與制定全球負責任供應鏈體系標準,需要落實政策(重點是金融支持)支持企業境外開礦辦礦,有序建立海外資源供應基地,確保海外權益儲量“采得出、運得回”。

    2.4 消費結構不合理增加了緊缺戰略性礦產品的保供壓力

    我國大多數礦產品冶煉加工產能占到全球的50%~75%,為充分利用產能,部分進口礦產品經冶煉加工成初級產品后直接出口。例如,2021年共出口普通鋼材6690萬噸,約消耗了國內鐵礦石40%的產量;出口稀土冶煉分離產品4.89萬噸,約消耗了國內30%的稀土產量;我國鋰鹽產品產量占世界總產量的70%,但約有一半的鋰鹽經加工后以工業級碳酸鋰、氫氧化鋰等初級產品的形式出口。2011—2020年,由于消費結構不盡合理,我國鐵、銅、鋰、鈷等緊缺戰略性礦產品消費增長速度是產量增長速度的1.5倍以上。目前,我國約2/3的戰略性礦產品需要進口,其中有一半的戰略性礦產對外依存度超過50%,優勢礦產中的重稀土對外依存度更是達到了70%。

    2.5 礦產勘查投資熱情依然不高

    我國非油氣礦產勘查投資從2013年起持續下降,2020年投資額為82.47億元,僅相當于2012年高峰期的1/5。2021年,全國采礦業利潤率雖然高達18.2%,相當于工業行業平均利潤率的2.7倍,但是并沒有轉化為增加勘查投資的動力,1—6月全國非油氣礦產勘查投資32.16億元,同比僅增長4.2%。而發達國家礦產勘查活動出現回歸本土化趨勢,本土勘查投資呈增長態勢,例如北美勘查投入占比從2013年的20.6%上升至2021年的29.9%,澳大利亞從2013年的13.1%上升至2021年的16.9%。我國應借鑒發達國家做法,挖掘國內供應潛力,加大國內勘查投入強度,促進查明資源及時轉化升級為可供開發的實際儲量。

    2.6 謹防政策激進給能源轉型升級帶來的供應風險

    2021年,歐洲天然氣、動力煤等能源產品價格大幅上漲,尤其是9月以后,以英國為代表的歐洲天然氣價格不斷刷新歷史紀錄,全年漲幅超過600%。歐洲能源危機最主要的原因是高估了風電等新能源的穩定性,并且疊加激進脫炭政策,迅速降低煤炭等傳統能源在能源消費中的占比,致使其能源體系韌性下降。歐洲能源危機為世界能源轉型敲響警鐘。我國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必須正確認識和把握能源轉型節奏,傳統能源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替代的基礎上。煤炭是我國的主體能源,不能生搬硬套歐美能源轉型路徑,要立足以煤為主的資源國情,優化煤炭產能布局,加快輸煤輸電通道建設,推動煤炭安全綠色開采和清潔高效利用,要謹防政策過于激進而影響能源安全。

    03

    2022年展望

    3.1 主要礦產品需求將持續旺盛

    2022年,全國原油消費預計約7.3億噸,其中國內產量約2億噸,對外依存度70%以上;天然氣消費超4000億立方米,國內產量約2200億立方米,對外依存度45%以上;煤炭需求增速放緩,新產能持續釋放,供需將大體保持平衡,但進口量仍在3億噸左右;鐵礦石消費約11億噸,對外依存度超過70%;鈷、鎳、重稀土和鋰等新能源礦產,對外依存度將繼續超過95%、90%、70%和60%。

    3.2 礦產品境外供應繼續趨緊并且風險更大

    油氣方面,國際大型石油公司對未來前景持相對悲觀態度,包括殼牌在內的諸多石油巨頭加快退出油氣業務,全球上游投資已連續兩年不足,很多常規維護作業欠賬較多,即使立即加大投資,短期內產量也難以迅速恢復。相較于需求增加,未來全球可能發生階段性油氣供應緊張。鐵礦石方面,國際四大鐵礦商高度壟斷局面不會改變,但價格可能會劇烈震蕩。新能源礦產方面,中國企業積極參與全球“搶鋰”,但隨著新能源汽車銷量快速增長,如果國外增量供給受到干擾,鋰資源供應短缺將不可避免,或者要付出更為高昂的經濟代價。目前,雖然我國銅、鋁、鋰、鈷、鎳海外權益儲量和產量均超過國內,但是在地緣政治復雜多變的情況下,境外資源及時轉化為國內的生產原材料,仍面臨不確定性風險。特別是近期期貨市場上嘉能可狙擊中國青山集團,幾內亞軍政府下令全面停止西芒杜鐵礦項目,五礦旗下秘魯拉斯邦巴斯銅礦反復停產,以及俄烏沖突可能改變全球市場上的“能源話語權”等問題,均表明境外資源基地建設和境外資源穩定供應仍將面臨諸多不確定性的風險。

    3.3 礦產品價格可能持續高位震蕩

    2021年,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等部門“保供穩價”努力下,第四季度能源和原材料價格快速上漲勢頭得到初步遏制。但是,全球地緣政治復雜多變、主要資源國政策變化和新冠肺炎疫情梗阻物流等因素可能打亂全球供需狀況,2022年主要礦產品價格可能持續高位震蕩。其中,原油價格在俄烏沖突影響下已經超過100美元/桶,LNG供應趨緊使得價格仍處高位,鐵礦石價格預計100~110美元/噸,銅年均價為7500美元/噸左右。另外,因全球“搶鋰”事件頻發,電池級碳酸鋰價格正向50萬元/噸逼近,較2021年初上漲了8~10倍,未來鋰等新能源礦產價格預計將會在高位震蕩。

    04

    主要建議

    從國際上看,美國、歐盟等主要發達國家都在加強礦產資源供應鏈建設,確保關鍵礦產和原材料安全穩定供應。例如美國方面,針對關鍵礦物質供應鏈風險進行評估,并發布《供應鏈百日評估報告》,提出彌補供應鏈短板的解決措施。美國為引領礦業產業鏈本土化,特朗普曾簽署《解決依賴外國關鍵礦物對國內供應鏈構成威脅的行政命令》,要求大力防范外國政府(中國)引發的美國資源供應中斷風險。近幾年,美國在保障關鍵礦產供應方面最具有代表性的工作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加強本土能源資源產業鏈建設,擺脫對其他國家的資源依賴,促進本土能源資源獨立。例如大力發展本土稀土產業鏈,支持發展冶煉分離項目,確保稀土元素或有效替代品持續供應。二是與澳大利亞等資源大國開展深度合作,例如建立10個國家組成的“礦業生產大聯盟”,制定關鍵礦產合作行動計劃,加強關鍵礦產供應鏈合作。三是實施地球資源填圖計劃,增進對美國地質構造的了解,圈定關鍵礦產找礦靶區。四是在能源部新成立一個礦產可持續發展部門,旨在保障美國關鍵礦產資源的供應鏈安全,改善美國的能源和制造系統,使其更清潔、安全和彈性。歐盟方面,一是成立歐洲原材料聯盟,并把稀土永磁體和電機價值鏈作為優先考慮事項,以減少對中國原材料的依賴。二是公布一項總額17億歐元的稀土產業投資計劃,呼吁各成員國政府和制造商通過補貼及銷售配額等方式支持稀土開采和加工。三是宣布和加拿大建立新的戰略伙伴關系,確保對全球向低碳和數字化經濟轉型至關重要的礦產資源和金屬供應;與烏克蘭簽署鋁、鋰、鈦、鍶等關鍵原材料和電池諒解備忘錄。四是實施“地平線2020”礦業計劃,開發最先進的礦物開采技術以加強歐盟工業的競爭力,并減少對環境、健康和安全的負面影響及風險,以實現原材料的可持續供應。

    從我國主要礦產品的供需基本態勢和當前需要關注的主要問題看,我國礦產品的保供壓力依然較大。借鑒美國、歐盟等發達國家供應鏈建設經驗,提高我國礦產資源的供應鏈韌性,增強保供能力,需要在加強國內供應能力建設的基礎上,通過國內和國外供應能力的有機組合,科學合理地提升我國主要礦產品供應能力。

    4.1 充分釋放國內可能的勘查開發潛能

    保障國內需求和提高礦產品供應能力,一方面,要在空間規劃中統籌解決資源安全與礦業用地、林草用地等方面的矛盾,為找礦增儲而規劃建設一批資源基地,發揮國內穩供托底作用,預留勘查開發空間。另一方面,要保持增產增供政策的延續性,不能搞“一刀切”式限產停產整頓,要加快礦業科技創新,采取有效措施保障礦業企業有穩定合理的盈利能力,優化礦業投資環境,加快緊缺戰略性礦產新立礦業權投放,為勘查開發市場持續注入活力。例如鋰礦,在考慮生態承載力的前提下,可有序建設四川甲基卡、西藏扎布耶等鋰礦區,同時更要突破高鎂鹵水提鋰技術,為我國鋰資源充分開發利用,不斷將潛在資源轉化為實際的供應能力和保障鋰資源安全作出貢獻。

    4.2 保障境外權益資源及時轉化為實際產能和產量

    在緊缺戰略性礦產品供應“大頭在外”背景下,需要充分發揮我國“大國外交”優勢,將國際礦業合作納入國家總體安全戰略進行統籌規劃考慮,并重點為境外勘查開發提供融資信貸支持,尤其要加大高挑戰性地區資源開發的投融資支持力度,創造有利于供應鏈多元化投資的市場環境,提高海外優良資源資產并購的能力。與此同時,引導企業形成“統一戰線”和戰略同盟,加強與全球主要礦產資源供應國合作與交流,有序建立海外資源供應基地,確保我國“卡脖子”的緊缺礦產海外權益儲量及時轉化為實際的產能和產量,進而降低因國際政治局勢動蕩帶來的供應短缺風險。

    4.3 多措并舉維護礦產品市場價格相對穩定

    做好“保供穩價”,未來一個時期,需要結合我國“雙碳”目標、產業發展規劃與礦產資源戰略布局,摸清不同時間、不同階段礦產需求量,以及國內資源儲量、循環回收潛力及全球生產供應形勢和貿易格局,精準研判國際形勢,推進礦產品市場監測體系建設,建立供應風險定期監測、預測、預警機制,動態評估供應和價格風險。另一方面,需要積極推進人民幣貿易結算,發揮大連商品交易所等交易平臺功能,加強礦產品價格跟蹤監測,嚴打資本投機炒作,嚴查實體市場惡意操縱價格行為,保障礦產品價格相對穩定,確保不因“卡脖子”的礦產品價格“大起大落”而影響經濟發展和能源轉型。此外,要密切跟蹤美國、歐盟等發達國家的新動向,及時采取反制措施;建立礦產地儲備和產品儲備相結合的儲備體系,主動維護資源市場穩定。

    作者信息

    陳甲斌(1974—),男,江西省吉安市人,中國自然資源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工學博士,主要從事礦產資源形勢分析與資源政策研究。


    本文由《中國國土資源經濟》編輯部授權轉發,如需轉載,請聯系編輯部授權!

    自定義HTML內容
    影音先锋资源网站

      <address id="h997r"><nobr id="h997r"><meter id="h997r"></meter></nobr></address>

      <form id="h997r"><nobr id="h997r"><progress id="h997r"></progress></nobr></form><noframes id="h997r">